您的位置:首页 > 电视剧 > 动漫剧 > 人生如戏,笑着活下去

人生如戏,笑着活下去

时间:2018-11-16 10:58:35 来源:腾讯娱乐
今天先让我来讲一个故事。

在某一天的一架飞机上,一个中年男人将耳机塞到耳中,只是为了能够排出身体中对飞机的恐惧,却无意之中听到了尧十三的《瞎子》

“我曰拉坟讲不出话来

我难在们我讲不出话来

我要说走喽

之千里的烟雾波浪嘞

啊黑巴巴嘞天好大哦”

这段带着贵州方言的歌词,翻译在纸上都透着生涩拗口的感觉,但对于这个听歌的人来说,竟莫名打开了一部电影构思的闸门。

这个人是,饶晓志。

话剧导演和电影导演,《你好,疯子》是他的第一部作品,这部改编自同名话剧的小众电影,得到了很多观众的褒奖。

看过这部电影的都会发现,饶晓志很擅长描写小人物,并且喜欢将这些小人物分配给大家俗称的「演技派」去表现。

所以至今这部电影最让人深刻的一个部分就是万茜在最后一人分饰多种人格的表演。

这次饶晓志的新电影,《无名之辈》同样也是集合不同年龄不同阅历不同风格的演技派,一个保安、两个小偷、一个身体残疾的毒舌女,以及一群不同轨迹的小人物,就围绕着这一座小城而发生了阴差阳错的故事。

而这个故事的构思,就是来源于我开头讲的那个故事。

电影11月16日上映,与此同时上映的还有一部强劲地进口大片《神奇动物2》

无法预测这两部同天上映的电影哪一部会让观众更为青睐,但是我今天要来说一说《无名之辈》的好。

小成本电影

这个名词很耳熟吧,在现在拍一部电影动辄上千万上亿的成本来讲,小成本电影的出现就像一股清泉。

而「小成本电影」也潜移默化地成为了评价电影好坏的一个参考标准。

《二十二》

15年上映的纪录片,纪录片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受欢迎程度一直是平平淡淡,更别说是放在电影院的大屏幕之上,这是很少有纪录片导演选择去做的一件冒险的事。

但是对于这部《二十二》来说,投资成本3百万元,票房成绩1.68亿元。

而题材,也是关于来自「慰安妇」的现存幸存者的内容。

将一段曾经难以启齿的黑暗,在时隔多年后放在阳光下再次回忆,残忍却又痛心。

但《二十二》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

初次之外,还会有10年的《人在囧途》,制作成本400万,而票房收入是三百多万。

王宝强和徐峥的强强CP完成了之后一部又一部‘囧途’电影。

而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失恋三十三天》成本3000多万,票房3.5亿。

《心花路放》成本3500万,成本11.67亿。

《疯狂的石头》成本300万,票房2350万。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故事、口碑非常棒,但是票房却不尽人意的电影。

《万箭穿心》《百鸟朝凤》《钢的琴》《斗牛》《路边野餐》等等

「小成本电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更多的是靠故事的精彩程度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掏钱看电影。与此同时,「小成本电影」也成为了让观众眼前一亮的代名词。

没有流量明星的参与、没有将制作电影的成本费大量用在明星酬劳之中,而认认真真将钱砸到故事情节中的电影,即便不好,也不会差到哪里吧?

所以这次的《无名之辈》在还没上映前,豆瓣就有很多观众冲着演员表就十分期待了。

而这部电影中的演员,每一个单拎出来,都是很棒的演员。

陈建斌老师不用说,能演皇帝也能演小人物,演的角色没有违和感是他最大的优势。

任素汐和章宇,在《驴得水》和《我不是药神》中的表现,惊艳!且难以忘记!

可塑性强,角色渗透力强的两个人在电影中更是连连相碰,互相成就了对方的演技。

潘斌龙和九孔,独特的搞笑天赋和演员,两个人都在各自的喜剧界占有一定的地位。

这样的演员聚在一部电影中,实在是无比好奇导演把他们凑在一起能打出什么牌。

无名

「无名」:意为不出名的小人物。

再对应至剧中的角色,没有一个是大人物,都是分散在各个社会边缘的小角色。

来看看陈建斌演了一个什么角色,保安马先勇。

看这张剧照就知道了吧,不是什么正经保安。

当然,不是那个“不正经”,而是一个保安整日不安心工作,整日操心这个操心那个。

就像你家周围爱听八卦管闲事的大妈们,一听八卦就往上冲,能把一个鸡蛋大小的事情夸张成陨石一般。

马先勇当然嘴不会这么碎,听到八卦也不会抓起一把瓜子就凑成圈儿,他啊!感兴趣的是警察感兴趣的案子,甭管大案子小案子,但凡被马先勇听到,那可就完喽。

故事的开始也就是从马先勇发现了一把老枪,想要移交给警察但没曾想枪丢了。与此同时另一边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两个劫匪手中拿着的正是先前和马先勇发现的那把相似度极高的老枪。

这两个劫匪就是由潘龙斌和章宇饰演的大头和眼镜。

两个人是什么组合?

这么说吧,就是大傻和二傻的组合。

两个人带着头盔去一家银行,隔壁的手机店抢劫,气势汹汹地跑进去将战利品抢了一麻袋,随着落荒而逃。

为什么叫落荒而逃,本来两人是可以带着精心准备的头盔骑着摩托拿着抢劫而来的东西一路威风的走掉,结果车被大头开到了树上。

就这样,两个人跑到了半身残疾的马嘉祺(任素汐饰)家。

见对方瘫坐在轮椅上,两个人便开启了“王者模式”,号称自己是凶狠地悍匪,只要对方乖乖听自己的话,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更甚眼镜提议,两个人的组合就叫「头盔侠」

荒诞吧?

更荒诞的是两个人其实就是第一次抢劫,悍匪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就是一个青铜,只是为了吓唬马嘉祺,更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以为能够吓得住对方,但没想到马嘉祺是王者,半身残废的她一心求死,不断撺掇眼镜举起手里的枪给自己一个了断。

甚至破口大骂,威逼利诱对方一定要杀死自己。

而就在这一间小小的房间里,章宇和任素汐以及潘斌龙三个人,是电影中最具亮点和笑点的部分。

大家都知道说相声有一个捧哏,一个逗哏,而章宇就是逗哏,潘斌龙就是逗哏。

在电影中, 你能感受到三个人都是在为各自的角色而努力诠释自己的那个一部分。在预告中,任素汐和章宇的对戏是很猛且有料的,但是这三个人,完全不会存在任何一个演员的演技会盖过某一个人的现象。

为什么我特意说「无名」,是因为在剧中每一个人物他们的名字符号都不强烈,真正强烈的是他们的外号。

‘眼镜’‘大头’‘老马’,甚至是任素汐饰演的马嘉祺这个名字,都是在电影的后半段才揭露的。

这一点其实也和电影的名字十分契合,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这些人才是真正生活在我们的周围小人物,是你是我也可能是他。

「我想变得更耀眼」

看完电影之后,我回想了电影中出现过的这些小人物。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想要改变现状,但不足以称之为理想。

我们称电影中每一个人物事件背后都是有动机的,这个动机不论是好还是坏,都是要支撑人物作出相对反应的,这样才称得上是合理的剧情。

你看老马,一个保安。

他是一个什么人?

用贵州话来说,就是一个泼皮。用普通话来说,就是一个无赖。

不管对谁都是破口大骂,甚至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打自己的女儿。

其中最无赖的一个片段是这样的:

他去到大头和眼镜抢劫的地方,那个地方已经被警察为了里三层外三层,但自己还想了解情况。于是走到银行保安面前,拿出一沓百元大钞,一边挥着手里的钱,一边套当天案发现场的情况。

当保安把实情说完之后,手理所当然地放在了马先勇的钱上,马先勇立马大叫

“你是不是想抢我的钱?!”

保安悻悻地把手拿下来,马先勇得意洋洋地转头就走。

一个无赖还想当警察,你说可笑吗?可他追求的就是相当一个警察,想用一件大事证明自己,所以他的口头禅就是

“我要干一件大事!”

可实则呢?

老马之前就是一个警察,可是因为酒驾,害死了坐在副驾驶的老婆,可是他好像全然都不悲伤一般,始终坚持自己当警察的梦想。

冷血无情吧?

再看下一个。

大头和眼镜,两个一心以抢劫为荣,好人为耻的劫匪,两个人不是因为缺钱而想要去抢劫,而是为了抢劫而抢劫。

甚至看到电视中报道两个人抢劫的新闻,第一反应是高兴!终于上电视了!

奇怪吧?

还有马嘉祺,一个以嘴皮子出名的女生,她用一张嘴骂走了所有来当保姆的人,甚至对面对她有情的王顺才(九孔饰),隔着门关心她都被骂到瑟瑟发抖。

但,面对两个从窗户跑进来的“劫匪”却异常开心。为什么?因为她想让他们手中的枪对准自己的头,甚至还说她死了,家里的钱全归眼镜和大头。

有病吧?

电影前半部分的剧情是时常会让你有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蹦出,但是在后半段,所有的疑问都会解开。

老马,看似冷血无情,却会在最紧要关头跳出身来替女儿挡下子弹。

大头和眼镜,为什么想当劫匪?因为不甘愿在小城市做一个小人物!

而他们所能想到最快被别人知道的方法,就是抢劫。

看似很快乐,其实很可悲,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想要被更多地人看到自己,想要走向世界的顶端,但却无奈没有出口。

没有人在乎他们,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他们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别人的注意,这和一个小孩摔倒在路边用哭声吸引来往地人扶起自己,又有什么差别呢?

那一心求死的马嘉祺呢?

她骂走了一个又一个的保姆,是为了什么?

是想疏远所有人,是厌倦了生活。

因为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羞耻,觉得生活毫无意义。本来是健康身体的她,但是在一场车祸之后便成了现在的样子,对于一个活死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现在生活不能自理的自己。

她看似坚不可摧,其实内心脆弱地像个孩子。在一心求死之后,大头和眼镜答应了她,而她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再拍一张照片。

你看,电影中每一个小人物都渴望自己成为某个模样的人,他们为此努力,可能是坏的结果可能是好的结果,但是他们就是我们大多数的人。

《无名之辈》用一种看似荒诞的黑色幽默喜剧,将最悲惨的故事用笑着的方式讲给所有人听。

我们都是无名之辈,都活在一个「明天会更好」的谎言中,骗自己骗别人,只为能够达到那个遥不可及的高度。

即便这是个谎言,可我们也会一步一步的把它变成真话,有一天告诉别人

“今天的我真的很好!”

所以,引用电影中的话说一句:人生如戏,当然要笑着活下去!

分享到: